陳天橋買的是長生不老藥

好久不見陳天橋,隱形快五年的前首富,這周宣布給加州理工學院(CIT)捐了1.15億美元,用于腦科學研究。

這個新聞出來之后,北大的饒毅老師坐不住了,說陳天橋沒有捐給處于冉冉上升期的中國生物和神經科學研究,是典型的錯誤。

饒毅老師挺有意思,美國大選的時候關心美國華人前途,痛心疾首要把朋友圈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拉黑。陳天橋給華裔學生比例頗高的加州理工捐了款,他卻又批評陳氏夫婦“在中國賺錢支持美國研究”。

可是陳天橋早就不在中國賺錢了,作為三家美國上市公司的股東,在北美有70萬英畝林地,你說他現在賺的到底是美國的錢還是中國的錢。

知乎上面討論的也都集中于到底應該捐給國內還是國外。不理性的回答都是口誅筆伐,不愛國的帽子分分鐘扣了過來。理性一點的結論都是國內私人捐助研究不成熟,應該盡快配套,方便陳天橋這樣的富人參與資助科研。

這也是有點滑稽,陳天橋現在作為一個新加坡人,你問他到底那里是國外,那里是國內?

和張磊捐款耶魯回報母校、潘石屹捐款哈佛打進圈子不同,陳天橋捐款給謝爾頓和錢學森的母校是深思熟慮的,他花了兩年時間考察了世界范圍內的很多家研究機構,甚至親自學習腦科學原版教材,最后做出了決定。

問題在于為什么要支持腦科學?

陳天橋買的是長生不老藥 好文分享

你可以猜不到周鴻祎為什么愛好打槍,張小龍為什么喜歡聽搖滾,猜不到李彥宏在辦公室種了多少花花草草,馬云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去廟里決定阿里巴巴的前途。

而陳天橋研究腦科學的理由很簡單,43歲的前首富身體一直不好,腦子卻依舊很好。

前一段時間秦朔專訪了陳天橋,說43歲的陳天橋已經兩鬢白發。

在盛大的后半段他身患一種并非絕癥但是很難治愈的疾病,不能坐飛機出遠門,不能長時間在辦公室,不能參加公眾場合活動,不接受記者采訪。

盛大后期業務處處被動,公司好似無人駕駛,和創始人的精力不濟是有一定關系的。

但是陳天橋是一個很聰明的人,他沒有主持業務的精力,但是把盛大的家產不斷變賣,全世界范圍內做純粹的財務投資。這是他遠離中國互聯網五年之后仍然能揮舞1.15億美元支票的原因。

第一財經日報采訪了大名鼎鼎的冷泉港實驗室 (CSHL) 神經科學主席Anthony Zador。Zador說陳天橋的這項捐贈看似是捐給 David Anderson 教授的,其實根本目的是用來支持腦移植專家 Richard Andersen。

2

腦移植專家這個說法可能 Richard Andersen 本人并不同意。

作為加州理工大學神經科學教授,Richard Andersen 是腦機接口研究中的佼佼者。

腦機接口這個領域的研究者眾多,方向也各異。Richard Andersen 及其團隊集中于從后頂葉皮層的神經元提取前運動信號的腦機接口。后頂葉皮層位于大腦皮層的感覺和運動種樹區域,是從感覺到行動的橋梁。

安德森小組已經發現,在這個區域內存在意識的解剖學結構,其中一部分用于控制眼睛運動,另一部分用于規劃手臂運動。手臂運動區域中的動作計劃以認知形式存在,指定預期運動的目標,而不是指向各個肌肉群的特定信號。目前的研究涉及檢查決策,運動規劃的階段和感覺引導運動的坐標變換。

安德森的小組在基于后頂葉皮層信號控制通道研究基礎上,為癱瘓病人開發出了能行駛認知功能的神經假體。該假肢系統通過記錄癱瘓病人的后頂葉皮層中的神經細胞的電活動,再使用計算機算法將這些電信號解碼成病人的行為意圖,從而操作外部設備例如用于日常生活活動的機器人肢體等。

而腦移植指的是把人腦從一個身體中移植到另外一個身體中。

這種技術被稱為“換頭術”,有巨大的技術和倫理挑戰。意大利神經外科專家塞爾吉奧·卡納維羅 Sergio Canavero 正在和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曉平合作,準備2017年進行第一次這樣的手術。大量的同行將他們稱作是醫學界的恥辱。

用大腦驅動機器肢體被視為拯救病患,用大腦驅動另外一具人的軀體被視為是人類的恥辱。

但是這兩者之間,在技術上有多少重合的部分呢?

如果陳天橋10億美元的大腦研究投資計劃中,在科技樹上稍微出現一點偏差,那就不是什么“研究讓病人平靜接受死亡了”,而是長生不老藥。

盛大已經投資了研究腦部神經活動檢測的以色列公司 EIMindA ,也在VR領域有幾起投資。他說,

“假如我真的把大腦搞通了,我只要把大腦存在一個地方,永生的可能性也是完全存在的”。

只是永生分為兩種,一種是黑客帝國里那樣,每個人的身體被奴役,占有最有限的資源,但是在母體的虛擬世界里面享受無限豐富的資源。

另外一種呢?

在陳天橋成為首富的2004年,王晉康寫了一個中篇科幻小說《轉生的巨人》,講的就是一個富可敵國的企業家,把自己的腦子移植到一個嬰兒的身體上,并且通過干涉司法,將自己的財產權讓渡到這個嬰兒手中。

對于曾經的中國游戲之王,每天從數百萬《傳奇》玩家手中收錢的人來說,他要的是哪一種永生,我想不言而喻。

3

歷史的車輪進入2016年之后,真的是轉的有點快。陳天橋要研究的事情和Elon Musk研究的事情一樣,過去都是只能出現在科幻小說里。

是不是太超前了呢?

陳天橋和他弟弟陳大年的盛大,一向超前于時代。他們創業故事開頭很好,是年輕人因為游戲一夜暴富,甚至于要在收購新浪還是收購騰訊中做一個艱難的決定,在馬云還在杭州絞盡腦汁對抗易趣的時候,陳天橋本人已經成為第一位列席兩會的互聯網公司創始人。

繼續往下寫就是陳天橋心中永遠的痛,盛大盒子。陳大年心中永遠的痛則是盛大創新院,寫出來都是悲劇。

陳天橋做盛大盒子,做IPTV,要整合整個互聯網上的內容資源,做中國的網絡迪士尼。

但是即使是大上海,也只能容下一個中國的迪士尼。陳天橋看到了通往中國迪士尼的路,把《傳奇》賣點卡掙來的錢全都用來買一輛豪華跑車,準備在這條路上撒歡狂奔。卻沒看到修這條路的人叫黎瑞剛。

廣電總局06年一紙通知下來,IPTV全部被叫停。

然后2010年弟弟陳大年看到了移動互聯網的前景,把中國最好的300個開發人才全都籠絡到盛大創新院,孵化了幾十個項目,包括云存儲,商業數據庫,智能手機ROM,大數據,Web操作系統,云筆記,智能硬件,語音識別,移動支付。

可以說后來五年中國移動互聯網幾乎所有的方向他們都做了。

但是沒想到北京有個華清嘉園,有個車庫咖啡,屌絲橫下來心來,比拿著百萬年薪的大牛戰斗力更強。

后來盛大創新園出來的人中跑出了30多家創業公司,許式偉的七牛云存儲,季昕華的Ucloud,黃偉的云知聲都是幾億美元的公司。這些人都是把盛大創新院的項目拿出來繼續往前做。

最近王剛和徐小平都說,投中了賽道投錯了人是最痛苦的。他們是沒問過陳大年,投中了人也投中了賽道但是公司跟你沒關系,這個有多痛苦。

盛大故事的結尾是個悲劇,陳天橋不斷辭去職務變賣家產。陳大年清理了創新院所有的項目和大牛,只留下 WiFi萬能鑰匙,去年給員工一人買一輛特斯拉。

所以你看到,在前瞻性這個事情上,陳天橋兄弟倆都是有不良記錄了的,說不定這次又成了超前歷史一步的先驅。

可能未來真的像饒毅老師說的那樣,中國才是生命科學和神經科學冉冉上升的國家,率先研發出來腦機接口技術的是藍翔;說不定雖然CIT提前一步研發出大腦移植的顛覆性技術,卻被日漸保守的美國政府禁止;說不定技術成本太高,開發出來之后全世界只有王健林和馬云用得起。

千言萬語化成一個標題,
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

請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

零度資源 © 2011-2018   蜀ICP備13025384號

      安全聯盟認證      
福彩3d稳赚投注